聚焦社会办医 业内共话品牌塑造与差异化发展

文章正文
2019-03-10 07:08

人民网北京3月9日电(尹莉娜) 3月9日,由人民网·人民健康主办的2019全国两会“健康中国人”系列圆桌论坛在京举行。“健康中国人”系列圆桌论坛已经连续举办四届。

当日,在人民健康与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合作主办的“中国社会办医品牌的塑造与发展”专场论坛上,与会嘉宾一致认为,当前非公医疗发展迅速,但服务量提升仍不明显,社会办医各界需要在下沉蓄力坚持合规、有序发展的同时,进一步思考如何实现差异化发展,为人民群众提供多层次、多样化的优质服务。

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,武汉市卫生计生执法督察总队党委书记、总队长王滨,华润医疗党委书记、总裁成立兵,法政集团董事长、王府医院院长王广发,医联创始人兼CEO、企鹅杏仁集团CEO王仕锐,陆道培医院院长陆佩华,深圳龙城医院院长王玉林,河南圣德医院院长程红,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常务副院长鲁刚出席了此次论坛。

社会办医最好的时代 下沉蓄力健康发展

非公立医疗机构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近年来,国家先后出台了系列相关政策、文件,不断推进社会办医、加强全国非公医疗卫生机构的发展。

法政集团董事长、王府医院院长王广发表示,“非公医疗发展迎来了最好的时代。但由于非公医疗在我国发展时间较短,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着问题和瓶颈,因此非公医疗仍需下沉蓄力,打好基础,坚持合规发展。”

王广发在论坛上多次提到,合规经营是各类非公立医疗机构必须时刻牢记的底线,不能为了眼前之利,损害非公医疗的整体形象和发展前景。

作为非公立医疗机构从业者,陆佩华也表示:“对于一个医疗机构来说,要树立口碑、赢得大众的认可,需要多年积累。社会办医一定不能急功近利,要自觉坚持行业自律,遵守各类相关法律法规,尤其不能过度医疗。”

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分析指出,目前我国社会办医的资本形态比较多样,由于资本具有逐利性,如果没有处理好经济利益与社会利益之间的关系,就可能出现像早期的魏则西事件、去年的沈阳骗保案等问题。“因此,社会办医需要吸取这些教训,在兼顾社会办医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同时良性发展,保护人民的生命和健康。”郝德明说。

武汉市卫生计生执法督察总队党委书记、总队长王滨表示,要保障非公医疗健康有序发展,相关部门应当加强执法监管力度,营造良好的医疗环境。王滨介绍,武汉市卫生计生执法督察总队自2017年以来推出了医疗机构“四全”综合监管模式,对医疗机构进行全行业、全过程、全方位、全社会综合监管,在对医疗机构依法执业情况进行监督执法的同时,邀请临床、质控、医院管理、物价等专业的专家开展医疗服务、诊疗质量、医疗收费等方面的综合监督检查,增强了监督执法工作的全面性和高效性。

提升品牌建设 做百姓放心、认可的非公医疗

郝德明在论坛上说,社会办医发展迅速,目前全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已经有52万多家,占全国医疗机构的52%,非公立医院20404家,占全国医院总数的62%。但是,与这个体量相比,非公医疗的服务量很小,大概是20%左右。服务量如不能突破,为人民群众提供多层次、多样化的优质服务的目标就难以实现。

患者为什么不愿意到社会办医机构就诊?曾经,社会办医给人们留下了“三不”印象——政府不放心、社会不认可、百姓不满意。

对此,深圳龙城医院院长王玉林表示,“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。医院应该通过品牌打造,口碑相传,得到百姓的认可,以此扩大医院在社会上的品牌影响力。”据他介绍,深圳龙城医院发展之初,将方向确定为“以康复医学发展为引领的大专科、小综合的发展优势”。随着品牌发展,患者数量不断增长,深圳龙城医院在2017年12月通过了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评审,成为民营医院为数不多的三级甲等康复医院。

河南圣德医院院长程红认为,在互联网时代,医院在进行品牌建设过程中要充分运动互联网的思维、模式和方法,把医院的质量、安全、疗效放在第一位,运用互联网做好医疗服务工作。

为此,程红建议,非公医疗要追求管理科学化、质量安全化、服务人文化、设备先进化、环境舒适化,以及价格诚信化。特别在质量安全方面,对任何医院来说,质量都是生命线。要严格贯彻执行医疗卫生法律法规和诊疗规范,依法执业,完善医疗质量控制体系,强化医疗服务,建立医疗质量持续改进机制,落实事前、事中、事后监管机制,保证医疗安全。

加强医疗服务 社会办医差异化发展的关键

论坛上,谈及非公立医疗机构应如何结合自身特色、走出一条差异化的发展道路时,与会嘉宾一致认为,加强优质的医疗技术服务,提供多层次、多样化医疗服务是社会办医实现与公立医院差异化发展的关键。

陆道培医院院长陆佩华提出,作为非公立医疗机构,首先一定要保证技术过硬,这是获得百姓认可的前提;其次,要将提供优质服务作为差异化发展的重点,时刻为患者着想,把患者的需求放在第一位。

医联创始人兼CEO、企鹅杏仁集团CEO王仕锐表示,《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(试行)》等系列文件的出台丰富了社会办医为百姓提供服务的内容。

“比如电子处方的使用就极大方便了患者。”王仕锐举例说,线下首诊后,复诊可以在线上进行,由多点执业的线上医生远程与随诊的患者做复诊,并且开出电子处方。鼓励在线处方药的配送,药品可以从药厂直接配送到患者的家门口,省去了许多中间流通渠道。

加强行业协作 加速非公医疗融入分级诊疗体系

在推动建立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体系的过程中,我国推出了包括分级诊疗制度,以推动科学有序就医格局形成,提高人民健康水平,进一步保障和改善民生。

华润医疗党委书记、总裁成立兵认为,作为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非公立医疗机构应当积极响应分级诊疗政策号召,积极融入分级诊疗体系。他建议,由协会组织牵头组成一个非公医疗分级诊疗的联盟,一方面可以在非公立医疗机构间形成协作诊疗网络,加强专业资源的交流、共享;另一方面,也有助于患者导流,疏解就诊压力。

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常务副院长鲁刚在论坛上谈到,该院成立之初走的便是分级诊疗的发展模式,经过3年粗放型发展,医院在医疗管理、医疗质量上出现不稳定性等问题。

鲁刚介绍,2018年初,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联合北京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,对北京首批社会办医开展服务能力和信用评级的“双评”工作,研究制订了中国非公医疗机构社会信用等级评级管理办法和标准,以及服务能力星级管理办法与标准,建立了行业的标准和规范,建立质控管理体系,对医院起到指导、促进作用。

郝德明认为,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作为行业协会,要积极促成行业之间的大协作,建立全国医疗机构协作体,促成“医协体”和“医联体”融合发展,实现信息互通、资源共享、功能互补,公立与非公立协作共同推动分级诊疗体系建立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—— 推荐 ——